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大战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七十九章 长安乱局(下)

第五百七十九章 长安乱局(下)

书接下回。

“哼哼……”吴氏族长听到吴氏长老的话语之后,冷哼了两声,说道:“难道你忘了,杨氏家族已经投靠了骠骑将军!

按照你的说法,我等应该敌视杨氏家族啊,为什么现在你却说你不敌视他们?”

“这……”吴氏长老闻言,立刻便愣住了,心中想道:“是啊!老夫为何不敌视他们?

老夫明知道他们现在是骠骑将军的人,本应该和他们划清界限,为何现在老夫心中却并没有此意,反而觉得应该和他们多亲近亲近?”

想到这里之后,吴氏长老陷入了沉思之中。

“哼!”吴氏族长见此之后,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就不要再多费心思去想了,还是某家来告诉你吧。

你之所以会如此,乃是因为你从心底里认为,投靠骠骑将军是一条通天大道!

而且,你对于杨家投靠骠骑将军之事,不仅没有愤恨,反而非常的羡慕。

而你之所以觉得我等投靠骠骑将军会受到其他世家的抵触,乃是因为,你行事作风霸道惯了,乍一听说要屈居他人之下,心中肯定会不舒服。

所以你才会抵触此事!

不过……”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目光炯炯的盯着吴氏长老说道:“此事关乎我吴家的生死,所以,便由不得你了!”

“……”吴氏长老听到此言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问道:“我等为何非要投靠骠骑将军?

只要我等和长安城中所有的世家联合起来,立刻就会成为一股能左右天下的势力,就算是董卓也不敢动我等!

既然如此,那我等为何非要屈居于人下?”

“短视之言!”吴氏族长在听到吴氏长老的话语之后,呵斥了一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怎么总是只顾着眼前利益,而不做长久打算?!

没错,如果我等和其他世家联合起来,确实会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但是以后呢?

现在天下已经大乱,各个世家都在寻找能统一八荒六合之人。

在过些时日之后,天下便会呈现出如春秋之时的诸侯争霸。

到那时候,长安城中的各大世家一定会纷纷的投向各个诸侯。

而到时候,我们吴家就面临这两个选择。

第一,就是厮守着这个所谓的世家联盟,然后慢慢的泯灭于众人!

第二就是,我等于选择一方势力,加入其中。

但是,你觉得在以后的势力之中,有谁能比得上骠骑将军?

你也知道骠骑将军麾下的势力有多么的庞大,只要他不犯傻,那他就一定能活到最后!

而作为天下首屈一指的智者,你觉得骠骑将军会犯傻吗?!

更何况,俗话说的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现在天下世家之中,只有杨家投靠了骠骑将军,这让骠骑将军在天下中的地位非常的尴尬。

只要这时候我等去投靠他,就相当于是雪中送炭!

如此一来,骠骑将军岂能忘了我们的好?!

而且,投靠骠骑将军之事并不是某家一时的突发奇想,而是策划了许久!

在杨家还没有投靠骠骑将军的时候,某家便已经有了这个打算,不过是让杨家抢了先罢了。”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有些垂足顿胸,他没想到杨家竟然快他一步,投靠了李知,这让他非常的遗憾。

不管什么事情,第一总是令人难以遗忘的。

杨家作为第一个投靠骠骑将军的世家,骠骑将军一定会对其另眼相看。

这种殊荣本来是属于吴家的,但是因为吴家晚了一步,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家夺了这份殊荣。

所以此时的吴氏族长非常的懊悔,他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下决定让杨家抢了先!

吴氏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族长,你说的倒也没错,不过为什么非要让久儿去接触骠骑将军?

你刚才也说了,骠骑将军乃是天下首屈一指的智者,久儿太过于年轻,没有什么经验,一旦碰上骠骑将军,恐怕会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到时候,万一久儿答应付出太多的利益,我等岂不是要吃大亏?!

所以,老夫觉得,还是由老夫去见骠骑将军吧。”

“呵!”吴氏长老的话语刚落,吴氏族长便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信不信,如果是由你去接触骠骑将军,那我等不仅不能投靠骠骑将军,反而有可能和骠骑将军反目为仇?!”

“这怎么可能?!”吴氏长老在听到此言之后,满脸不服气的说道:“再怎么说,老夫也是经历过无数磨练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此事出什么差错?

族长,你如果将此事交给老夫,老夫一定将此事办得妥妥当当的。

如果此事出了什么差错,老夫愿意负全责!”

“唉……”吴氏族长在听到此言之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你的经验丰富,手段高明,所以某家才不愿意让你去。”

吴氏长老闻言,皱着眉头问道:“族长何处此言?

按照族长的意思,只有那些手段稚嫩的人才能完成此事?”

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氏长老脸上满是讽刺之色。

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如此荒唐之事!

按照这个说法,岂不是说,聪明人会失败,而只有笨蛋才能将事做成?这是什么道理?!

“你还真没说错!”吴氏族长闻言,看了吴氏长老一眼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某家也说了,骠骑将军乃是天下首屈一指的智者。

既然如此,那我等那些小手段,在骠骑将军面前,恐怕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一眼就被他看穿了!

而且,我等往日里习惯了用利益来说事儿,在做事方面,更加习惯于利益交换。

但是骠骑将军却不同,虽然到现在为止,某家也不知道他出在哪里。

但是,从骠骑将军的行事作风来看,他绝对不是出自于世家!

因为对于骠骑将军来说,利益并不是第一位。

他看重的,反而是那些我等所不看重的感情和书生意气、真性情!

所以,如果你我去接触骠骑将军,那很有可能骠骑将军会在表面上答应我等。

但是,在暗地里他还是不将我吴家当作是自己人。

到时候,我吴家可就里外不是人了!

所以,某家才将此事交给久儿,久儿才归家不久,正是书生意气正重的时候,他的性格也没有受到我等的影响,变得那么看重利益。

所以,他才是接触骠骑将军的最好人选!

等骠骑将军在见到久儿之后,他一定能看出久儿是什么样的人。

而如久儿这样的人,更得骠骑将军喜欢!

到时候,我能一定能顺利的投靠骠骑将军,骠骑将军也一定会因为久儿将我等当作是自己人。

如此一来,我吴家的未来就有指望了!”

“不仅如此吧?”吴氏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这一连串的话语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之所以将此事交给久儿,还是为了增加久儿的威望吧?

只要久儿将此事办成之后,他就是我吴家下一代族长的不二人选!”

说到这里吴氏长老看了吴氏族长一眼,冷笑道:“族长好打算!

只要久儿将此事办成,一来,他就会成为组长的不二人选。

二来,族长也可以利用久儿的威望来打压老夫这一支的人马!

到时候,你们嫡系的人,就会成永远的操持着我吴氏家族!”

顺到这里,吴氏长老死死地盯着吴氏族长,一字一顿的说道:“族长,老夫说的没错吧?!”

说完之后,吴氏长老紧紧的咬紧了牙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吴氏族长在听到吴氏长老的话语之后,神色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你看,这就是某家不让你去接触骠骑将军的原因。

你的心思太重了,而骠骑将军此人却慧眼如炬。

一旦你接触到骠骑将军之后,为了家族的利益,你一定会不自觉的耍些小聪明,从骠骑将军那里占些便宜。

而骠骑将军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你的小心思。

到时候,他虽然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但是他的内心中一定对此非常的反感。

如此一来,他一定会在暗地里想办法对付我等。

就算他不对我等出手,也绝对会将我等排斥到他势力的边缘,不让我等接触到他的势力核心!

若当真如此,那么吴家可就全完了!”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又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到了吴氏长老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事到如今,我等不应该再继续互相攻伐了!

如今,我吴氏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等皆是吴氏之人,不应该在相互敌视,而是应该相互帮助,同心协力的度过此次难关。”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看着脸上还有些不服气的吴氏长老,说道:“你也不用觉得某家会对你们这一支动手,某家不是那样的人!

某家对你做下一个保证,只要你能在此次的难关之中做出足够大的贡献,那某家便可以从你们这一支之中挑选出一人,作为久儿的继承人!

以后的时候,我吴氏家族选族长,并不以血脉而论,而是以才能、手段而论!

只要才能、手段厉害,不管是嫡脉还是旁支,都有资格角逐族长之位!

等此事过后,某家便会将吴氏之人聚集起来,当众宣布此事,你觉得如何?”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满脸诚恳的盯着吴氏长老。

“这……”吴氏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这番话语之后,立刻便愣住了。

他没想到族长如此的宽宏大量,为了吴氏家族,他竟然愿意,将一直被嫡脉把持的族长一位都让出来,公平竞争,这实在是让他形惭自愧!

再想想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吴氏长老惭愧的都快要无地自容了!

所以,他立刻站起了身,对着吴氏族长深深的行了一礼之后,说道:“族长英明!老夫心悦诚服,自此之后肝脑涂地,效忠族长!”

“快起来,快起来,你是长辈,岂能对晚辈行此大礼?”

吴氏族长在装模作样的埋怨了一句之后,赶紧将吴氏长老扶了起来。

随后,他对着吴氏长老说道:“好了,事不宜迟,你赶紧去通知各大家族,顺便将久儿带到这里,某家要嘱托他一些事儿。”

“喏!”吴氏长老闻言之后,立刻应了一声,精神奕奕地朝着外面走去。

吴氏长老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心思,他之所以针对吴氏族长,买是因为。这些年来,他所在的旁系被嫡脉压制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所以,他才处处的针对自家族长,就是想要为自己这些旁系之人争夺一些利益。

如今,既然自家族长已经愿意将族长之位让出来,让大家公平竞争,那他也没有必要再去做那些小人之举了。

既然是公平竞争,那就各看各自的手段,就算是输了也怨不得旁人,只能怨你自己没本事!

而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吴氏长老的心思一下都放松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所在的旁系之中,人才辈出,不会比嫡系的人差,只要有机会,旁系一定会崛起!

所以,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的好,连走路都带出了“呼呼”的风声。

吴氏族长见此,有些哭笑不得的喃喃自语道:“看来,某家这些年来将旁系的人马压制的太狠了,以至于让他们都起了逆反的心理。

好在,某家早一些发现了此事,要不然的话,恐怕会出大事!

不过嘛,旁系的人想要夺得族长之位,可没有那么简单!

这要看你们的本事和久儿是否觉醒了!

如果久儿早一点觉醒,早一点将整全族上下全部都安插上自己的人手。

那旁系之人想要争夺族长之位的心思,也只能成为空想!

如果久儿不争气,那族长之位被人夺了去也怨不得谁!

反正都是我吴氏之人,不管谁当了族长,都不会有什么妨碍。”

“唉……”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满脸茫然的看着远方,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语道:“久儿啊,只希望你能争气一些……”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的功夫……

“啪啪啪……”吴氏族长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正在沉思的吴氏组长,在听到敲门的声音之后,立刻回过了神。.

随后,他缓缓的坐了下来,正了正身的之后,面色严肃的说道:“进来!”

“吱呀……”吴氏族长的房门被缓缓地推开了,随后,吴久便慢慢的走了进来。

等他进来之后,满脸茫然的看着吴氏族长问道:“叔父,你让人寻侄儿来所为何事?”

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对他招了招手说道:“来来来,快坐下。”

吴久闻言,立刻来到了吴氏族长的身旁,缓缓地坐了下来。

等他坐下之后,吴氏族长立刻笑呵呵的问道:“怎么?久儿,你还在为刚才这事伤神?”

吴久闻言,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只要没有找到一个答案,侄儿的心思就一直不会安定下来。”

“……”吴氏族长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叔父才疏学浅,不能为你解答这个问题。

不过,叔父知道有一个人,一定能为你解开疑惑!”

“哦?”吴久在听到此言之后,立刻问道:“是谁?”

吴氏族长闻言,神色莫名的说道:“这人你也挺熟悉,不!应该说是如雷贯耳!

此人就是——骠骑将军李知李行之!”

“是他?”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他的话,还真有可能解开侄儿的疑惑。

不过,骠骑将军远在洛阳,而现在长安城中已经被戒严了,侄儿哪有机会出长安?”

“呵呵……”吴氏族长在轻笑了两声之后,满脸自豪的说道:“虽然我吴氏家族不能和董卓正面对抗。

但是,只要我等没有被董卓抓住把柄,那董卓就必须要卖我吴氏家族几分颜面!

所以,只要叔父亲自去找董卓,他一定会同意放你离开长安!”

“这……”吴久闻言,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刘辩已经当面锣对面鼓的和董卓对峙了起来。

而董卓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一定不会卖任何人颜面!

如果叔父执意要董卓放侄儿出城,恐怕会得罪董卓。

侄儿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害了我吴氏家族!

所以,此事就作罢吧!

等日后有机会的时候,侄儿再去洛阳,向骠骑将军请益。”

“呵呵……”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神秘一笑问道:“久儿,你觉得董卓害怕骠骑将军吗?”

“当然!”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董卓较之骠骑将军,如同老鼠较之猫!

这将军仅仅是派了一位使者来长城,就在这长安城之中卷起了滔天的风浪。

而董卓明知道此事是由骠骑将军的使者而起的情况下,却依然不敢对他动手。

由此可见,董卓非常的害怕骠骑将军!”

“哈哈哈……”吴氏族长在听到59的话语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你说的没错,所以董卓在知道我吴氏家族投靠的骠骑将军之后,他一定不敢对我等动手!

既然如此,那你去洛阳之事,董卓也不得不答应!”

吴久闻言,眨了眨眼睛,满脸疑惑的问道:“我吴氏家族什么时候投靠骠骑将军了?此事侄儿怎么不……”

说到这里之后,吴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满脸惊讶的看着吴氏族长问道:“叔父你不会是想狐假虎威吧?!”

吴久虽然迂腐了一些,但是他却非常的聪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哈哈哈……”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笑得更欢了,他满脸愉悦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吴氏家族后继有人矣!

久儿你说的没错,叔父就是想要狐假虎威!

只要是我等将我吴氏家族投靠骠骑将军的这个消息,悄无声息的传达给董卓。

就算是董卓怀疑我等,他也不敢对我等动手!

不仅如此,他还得好言好语的招待着我们。

因为有了杨氏的前车之鉴,我吴氏家族投靠骠骑将军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董卓就算是怀疑,也绝对不会因为怀疑而动我们!他只能忍气吞声!”

吴氏族长在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眼中精光闪烁,看起来十分的兴奋。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眼睛一眯,问道:“叔父,你让侄儿去洛阳,不仅仅是为了让侄儿向骠骑将军讨教。

叔父应该还另有吩咐吧?”

“没错!”吴氏族长也没有隐瞒,听到他的问言之后,立刻回答道:“叔父之所以让你去洛阳,除了是让骠骑将军解答你的疑惑之外,还想让你去接触骠骑将军,献上我等的诚意!”

“诚意?”吴久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若有所思的问道:“叔父的意思是,我吴氏家族当真要投靠骠骑将军?”

“没错!”吴氏族长满脸赞赏的看着吴久说道:“现今天下已经大乱了,我吴氏家族想要长久的生存下去,就必须选一方势力投靠于他。

而叔父在挑了半天之后,也就觉得骠骑将军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

所以,叔父想让你去接触骠骑将军,献上我吴家的诚意。”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没有立刻答应,反而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吴氏族长见此,也没有打扰他,静静的看着他。

等过了好久之后,吴久才回过神,看着吴氏族长,问道:“叔父,你觉得骠骑将军有意于天下?”

“当然了!”吴氏族长在听到此言之后,没有犹豫,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现今天下各方势力,哪一个不是为了争夺天下而做准备?

骠骑将军拥有如此庞大的势力,你说他不是为了争夺天下还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保护天下民众?!”

说道最后,吴氏族长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觉得,既然骠骑将军已经自立一方势,就一定是为了争夺天下做准备。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积攒那么多的势力。

不仅如此,骠骑将军还想方设法的扰乱董卓的势力。

在吴氏族长看来,李知之所以扰乱董卓的势力,就是为了让董卓发展不起来。

毕竟,董卓离李知太近了,一旦董卓发展起来,那李知的麻烦可就大了!

为了防患于未然,所以骠骑将军才会派自己的麾下来搅乱董卓的势力。

而骠骑将军的这种行为,也侧面表明,骠骑将军确实有争夺天下的意思!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摇了摇头,表达了不同的意见,说道:“虽然侄儿也不知道骠骑将军到底想要什么,但是侄儿却确定,骠骑将军一定无意于天下!”

吴氏族长闻言,眉头一皱问道:“此言何意?你从哪里看出来骠骑将军无意于天下?”

“唉……”吴久满脸复杂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当初,刘辩用皇位作为诱饵,想要引骠骑将军上钩,为他解除当时的窘境,但是骠骑将军却无动于衷,这是其一。

其二,骠骑将军若是真想争霸天下,那他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足够了。

他完全可以趁天下各方势力陷入虚弱之时,突然发兵,攻占天下!

此时,因为诸侯讨董的缘故,天下各方诸侯的势力皆都虚弱不堪,一定抵挡不住骠骑将军的攻伐。

如果现在骠骑将军发兵,就算是不能全取天下,也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得到半壁江山!

骠骑将军乃是智者,他岂会看不出这一点?

如果他真的想要争霸天下,那他一定会这么做!

但是,骠骑将军却放弃了这大好的机会,按兵不动。

这就说明,骠骑将军一定不是以天下为目标,他一定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说到这里之后,吴久满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可惜的是,侄儿怎么想也想不到骠骑将军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到底有何追求?”

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像是询问自己,又像是在询问吴氏族长。

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不已。

他突然觉得,自己侄儿说的非常的有理!

以往的时候,吴氏族长犯了一个经验上的错误!

他在知道李知疯狂的招揽人马和打击董卓之后,便下意识的认为,李知一定是以天下为目标。

而如今听吴久这么一说,吴氏族长立刻便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吴氏族长在发了半天愣之后,终于回过神,有些茫然的看着吴久喃喃自语道:“久儿,那你觉得我等现在还要投靠骠骑将军吗?

既然骠骑将军不是以天下为目标,那我等待投靠他之后能得到什么?

要不然,我等去投靠和骠骑将军交好的曹孟德?

既然骠骑将军能专门为曹孟德派使者来一趟长安,那就证明,骠骑将军和曹孟德的关系非常的好。

如此一来,我等投靠曹孟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可!”吴久闻言,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叔父,你以前教过侄儿,做事不能三心二意。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一心一意!

我等既然已经决定要投靠骠骑将军,那就不要随意的转变目标。

而且,即便是骠骑将军不以天下为目标,但是谁都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骠骑将军非常的强大!强大到足以庇护我吴氏家族!

所以,不管他的目地到底是什么,他都有能力保护我们。

既然如此,那我等为什么不去投靠他呢?

我等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延续我吴氏家族的辉煌吗?

既然如此,那不管骠骑将军是想争霸天下,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都与我等无关。

我等只要一心一意的为骠骑将军做事,骠骑将军一定会庇佑我吴氏家族,到时候,我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可是……”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话语之后,虽然在心中非常赞同他的话。

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装作满脸不甘的说道:“可是叔父的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如果骠骑将军的志向是争霸天下,那我等只要尽心竭力的辅佐他,在他成功之后,我等便可以成为从龙之臣。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一定会更加的辉煌!

而如今他的志向却不明,那我等辅佐于他还能得到什么利益?”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装作满脸惋惜的摇摇了头,说道:“看起来,我吴氏家族和骠骑将军之间还缺少点缘分啊,这一切都是天意!

既然如此,那我等可不要违逆了天意,我等还是另选他人吧!”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低下头,沉思起来,看起来像是在想要投靠什么人一般。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着急的说道:“叔父,你可千万不要犯糊涂啊!

虽然看起来骠骑将军没有争霸天下的欲望,但是跟着他却是最安全的!

当初我吴氏家族因为跟随了汉武帝而辉煌过。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等便因为小人之故而败落了。

而在我吴氏家族慢慢的败落之后,先祖便留下祖训,让我等不要参与争霸天下之事。

如此一来,我吴氏家族才能存活了下来并且慢慢的恢复了现在的这种繁荣。

如果我等趁着天下大乱的机会,违反祖训,加入争霸天下之中,那我等一定会比以前更加的凄惨!

说白了,我吴氏家族只是以文起家,并不精通于智谋和战争,对于争霸天下来说,根本就毫无作用。

就算我等投靠其他人,也不会得到重用。

所以,我等还不如先跟着骠骑将军,看他到底有什么志向。

如果他的志向与我吴氏家族的发展无碍,那我等便继续跟着他。

如果他阻碍了我吴氏家族的发展,那我等好说好散,再离开他便是。

如今,我等最好的选择就是投靠骠骑将军,因为现在骠骑将军便是天下最大的势力!

如果我等不投靠他,恐怕连董卓这一关都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

吴氏族长神色莫名的看了吴久一眼之后,问道:“久儿,难道你就不想成为九五之尊吗?只要你愿意叔父哪怕是拼上性命也会将你送出长安!

到时候,你就可以用我吴氏家族的那些门生故吏,先寻一块地盘,慢慢的发展。

等发展起来之后,你再步步为营,说不定有机会染指那至高无上之位!”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被目光炯炯地盯着吴久,看他如何回答。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立刻摇了摇头,大声的说道:“叔父为何有此一问?!

侄儿只想致情于天地之间,不想去做那些麻烦事!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侄儿去争霸天下,恐怕除了被人捉住砍头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

“哦?”吴氏族长闻言,嘴角忍不住的挑了挑,戏谑一笑,问道:“你为何会如此说?难道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

吴久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争霸天下不是有信心就能成功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败亡之人!

首先,如果侄儿想要争霸天下,那必须就有一块地盘儿。

而如今天下之中的地盘各有其主,想要想要争夺,就必须要有一只大军。

而我吴家的门生故吏,皆都是一些文官,如何能召集到一支大军?

而且,就算是侄儿勉强能招揽到一支大军,那侄儿以谁为将?

一支大军如果没有将领带领,便是一群乌合之众,如何能够战胜对手?

现今,天下有名的大将早就被各诸侯招揽了过去。

就算是有一两个流落于民间的,侄儿也找不到他们啊。

就算是侄儿运气逆天,找到了一两个大将,那侄儿还需要出谋划策之人。

因为,到时候侄儿肯定要统管全局,不可能为自己出谋划策。

但是,我吴氏家族和其他家交情平平,他们也不会派自己家族之中的人才来投靠侄儿。

再有,侄儿根本就没有什么名望,如何能够招揽到志谋之士?

一个想要争霸天下的势力,只有大将和军队,却没有志谋之士,这如何能行?!

这样的势力,就算是盛极一时,最终也会败亡!

既如此,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打小这个念头,得一个善始善终!”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以为自己这个叔父想要争霸天下,所以便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

“哈哈哈哈……”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这一大长串的话语之后,立刻被轰然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之中没有失望和讽刺,反而充满了浓浓的欣慰。

“叔父?”吴久见此,呆愣愣的看着吴氏族长,眼中有些惧意。

他不知道,吴氏族长这是在发什么疯,怎么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

吴氏族长在笑了许久之后,终于慢慢的停下了笑声,面带欣慰的看着吴久说道:“久儿,你终究还是长大了,没有让叔父失望!”

吴久闻言一愣,像是明白了什么,问道:“叔父,你刚才所说的那一切,都是在试探侄儿?”

“没错!”吴氏族长点了点头之后也没有隐瞒,坦然的说道:“你是我吴氏家族未来的族长,如果你的心性不定,会给我吴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叔父便趁着你心神不宁的时候,试探你一下。

如今,你终究是没有让叔父失望!”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来到了吴久的身旁,坐下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久儿,你且记住,作为一个族长,我等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延续家族的传承。

为了家族的传承,我等可以抛弃一切荣耀!

你要记住,天下只有千年的家族,而没有千年的王朝。

所以,我吴氏家族想要连绵千年,就一定不能亲自下场!

当然,如果你有看好的人选,可以派一些人去辅佐他,但是我吴氏家族却不能自立为主,自己亲自动手!

这就是我吴氏家族的处世之道,或者说,这是天下大部分世家的处世之道!”

吴久通过了吴氏族长的考验,吴氏族长便被他传授起了,做族长族长的经验。

吴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可是袁氏家族怎么说?

袁氏二兄弟不是已经亲自下场去争霸天下了吗?

难道他们就不怕袁氏家族泯灭?”

“袁氏?”吴氏族长在听到吴久的问言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久儿,你不要看袁氏家族现在风光无比。

但是等过几十年之后,你再看,袁氏家族肯定已经消失在这历史的长河之中!”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有些感慨的叹道:“只是可惜了一个连绵数百载的世家了!”

吴久闻言,不解的问道:“那万一要是袁氏兄弟有一人成功了呢?”

吴氏族长听到吴久的问询之后,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如果袁氏兄弟将资源全部都归拢到一人身上,那叔父敢确定,凭着袁氏家族的那些资源,一定能争得天下!

但是袁逢那老东西却不忍见两个儿子相互残杀,所以便把资源一分为二,平均分给了两个儿子。

而如今,袁逢那老东西又死了,再也没有人能为袁氏二兄弟调和关系。

而争霸天下的路途上是没有兄弟的!

到时候,袁氏二兄弟一定会自己打起来!

连自己人的心都不齐,他如何能争得天下?!”

说到这里,吴氏族长话语一转,说道:“再说,就算是袁氏兄弟其中的一人争得了天下,那袁氏也不可能存在了!

因为没有哪个皇帝会容忍世家的存在,而皇帝想要打压世家,就必须要做到自身没有缺陷。

到时候,成为皇帝的那个袁氏之人,一定会将袁氏家族慢慢的转变为皇室家族!”

“皇室家族?”吴久闻言,疑惑不解的问道:“叔父,皇室家族和我等世家有何不同?”

“啪啪啪……”正当吴氏族长打算继续为吴久解释的时候,他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吴氏族长见此,立刻停下的话语,对着吴久说道:“好了,你不是正要去洛阳向骠骑将军请教吗?

那这件事情你便去询问骠骑将军吧,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叔父还有事,就不多留你了,你快去收拾一下,等过一会儿,你便赶紧出长安吧。”

“喏!”吴久闻言,应了一声之后,便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等他打开房门之后,就发现吴氏长老正站在外面,静静的等待着。

吴久见此,立刻朝着他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吴久见过大长老。”

“嗯”吴氏长老闻言,满脸慈祥的抚着胡须,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久儿,你的事族长都告诉老夫了,你现在快去准备吧。”

“喏!”吴久在听到此言之后,虽然不明白吴氏长老对他的态度为什么会发生了转变,但是他也没有多想,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而去。

等吴久走后,吴氏长老便来到了房间之内,满脸严肃的对着吴氏族长说道:“族长,老夫已经通知了各大家族。

各大家族的人也快要来此了,我等准备一下吧。”

“也好”吴氏族长在点了点头之后,便站起身,和长老一起走向了大厅……

喜欢三国之老师在此请大家收藏:(www.dazhanxs.com)三国之老师在此大战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大战小说

猜你喜欢: 山沟皇帝抗日传奇之北战神民国大间谍特种兵之基因复制系统浴血兵锋抗日之特战兵王纳妾记抢救大明朝三国醉龙图最强炊事兵变臣三国之刘备军师抗日之超级壮丁抗战之铁血山河明末求生记绝世极品兵王一品唐侯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居一品终极特种兵王逍遥小书生大唐第一少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权色声香开艘航母去抗日抗日之铁血战将
完本推荐: 嫡长孙全文阅读总裁老公追上门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战神诀全文阅读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战兵全文阅读一品唐侯全文阅读异界流氓战医全文阅读农夫戒指全文阅读浴血兵锋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无法自拔全文阅读猛虎教师全文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富二代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最强男神(网游)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六欲仙缘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星临诸天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真龙恶魔就在身边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重生浪潮之巅天师上位记狩猎好莱坞法象仙途明星聊天群来自地狱的男人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抢救大明朝九龙圣祖伏天氏重生为王神级升级系统星际麒麟永恒圣帝小农民大明星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我不当鬼帝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一世倾城驭香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手机版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大战小说移动版 - 大战小说手机站